教育>>教育观点>>

委员呼吁尽快破除灵活就业青年社保的政策障碍

2020-05-27 10:59:59 来源:中国青年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漫画:张玉佳

外卖骑手、网络主播、健身教练……随着电子商务、共享经济等新业态快速发展,很多青年未选择“体制内”工作,没有“单位”,甚至投身于连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都未包括的“新新职业”,如民宿房东、收纳师、电竞顾问、CS教练等。

他们,被统称为灵活就业青年。他们“痛并快乐着”,快乐于“爱好就是工作”,痛心于难以得到足够社会保障。

现状:参加社会保障率低

灵活就业包括受雇型灵活就业、自雇型就业和平台型灵活就业。根据人口普查的数据推算,2019年,我国有大约3亿就业青年,占就业人口的40%左右,其中有相当比例属于灵活就业。

在俗称的“五险一金”中,只有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两项允许灵活就业人员参保,即便如此,也是自愿而非强制;而另外的工伤、失业、生育三项保险,往往对他们关上了大门。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提交的《关于改善灵活就业青年社会保障状况的提案》中显示,2018年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4.1亿人,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保的仅8000余万人;医疗保险中,企业、机关事业、灵活就业三类人员参保的分别为2.15亿人、6119万人、4042万人。

显然,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保的比例较低,而他们可以参加的社会保障项目,也必须自己承担本应由单位承担的那部分费用。也就是说,并没有适合灵活就业人员特点的社保制度。

以快递、外卖从业青年为例,传统的直营快递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做得比较好,加盟制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减轻负担而不缴纳社会保险成为潜规则,外卖平台更是很少为“骑手”参保。整体来看,物流快递中缺乏社会保障的青年员工占21.1%,外卖快递中占47.8%。

问题:现行社会保障体系存在诸多政策障碍

由于现行社会保障体系是按照实际存在劳动关系的传统就业形态来设计的,与目前青年就业多元化趋势相比存在脱节,不符合灵活就业青年的现实情况。

“目前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对灵活就业青年适应性不强。”一位国家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以下简称“专委”)说,一般情况下,灵活就业青年难以参加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虽然有些地方“开了口子”,允许他们参加,但这是“网开一面”,而非通用规则。

目前制度设计并不适合灵活就业青年,即便“网开一面”,也可能难以落实,比如,要求满足“连续足额按月缴纳各项社会保险”的条件,但是他们就业形式灵活,收入可能不稳定。

“经办程序和传统就业人员相适应,并不适应灵活就业青年。”该专委举例说,养老保险可以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但实际上,由于灵活就业青年流动性强,资格审核、登记、社保关系的转移接续不是很方便。

她在调研中还发现,灵活就业青年对社会保障了解比较少,参保不积极,参保率不高。年轻人参保意识不强,特别是对养老保险没有特别急迫的要求,更多是着眼于当下的生存需求。

她分析,现行社会保障制度是以有正式劳动关系和劳动合同关系的人为主设计的,缴费基数设计也是一般以上一年的社会平均工资为基数,灵活就业人员收入水平比较低,按照这个缴费基数负担比较重,而且灵活就业青年参加社保时的“单位部分”也需要由自己承担,很多人因此没有能力考虑养老保险的问题,“所以他们既不了解,也不关心”。

“实际上,灵活就业青年是最需要社会保障的。”她解释,灵活就业青年就业波动大,职业伤害风险也比较大,比如很多外卖骑手、没有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灵活就业青年,一旦发生职业伤害,就可能面临巨大经济压力。

疫情期间,很多人失去收入来源,生活失去保障,这种情况下,可能有失业保险救济。但灵活就业青年不能参加失业保险,也就失去了这份保障,只剩下低保。该专委表示,这也凸显了灵活就业青年参加失业保险的重要性。“如果参加了失业保险,一旦失业就可以领到失业保险金,帮助他渡过暂时的困难。”

对策:多措完善灵活就业青年社会保障体系

随着灵活就业青年人数越来越多,他们的社会保障问题引起不少代表委员、专家学者以及相关部门的关注。

2017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提出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特点的用工和社保等制度,与新兴业态企业签订劳动合同以外的其他从业者可按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养老、医疗保险和缴纳住房公积金,探索适应灵活就业人员的失业、工伤保险保障方式,符合条件的可享受灵活就业、自主创业扶持政策。

依法享受社会保险是劳动者的基本权利,《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也明确提出,“青年就业权利保障更加完善,青年的薪资待遇、劳动保护、社会保险等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护”。

如何通过优化发展环境,完善灵活就业青年的社会保障?

立足现实国情,王锋在提案中建议,首先要明确人员认定标准。建立灵活就业人员就业统计制度,为其参加各项社会保险的登记、缴费、核查和待遇领取提供基础信息。

他还建议,适时推动法律调整。推动修订相关法律,对传统的用人单位、劳动关系进行适当拓展,赋予网络平台相应的法律责任,逐步建立“非标准劳动关系”的社会保障制度。明确重点保障对象。突出青年农民工、快递和外卖从业青年、个体经营青年等重点保障群体,对风险较大的社会保险强制参保(如工伤、失业保险),风险较小的通过政策引导鼓励参保(如生育保险)。逐步取消参保限制。放开参加各项保险的户籍限制,探索缴费基数与地区平均工资脱钩的办法,待遇享受时由户籍地领取转为参保地或户籍地自由选择领取。

在此基础上,王锋还建议,改进经办服务流程。根据灵活就业青年的实际,允许以月缴、季缴、年缴等多种方式缴费,建立一次性补缴和中断后再补缴政策。建立全国统筹的社保机制和数据库,实现五险合一管理和社保基金“跟人走”,解决社保关系的转接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猪八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CEO朱明跃也将关注的目光聚焦在这一群体身上。他建议优化政策环境,加强“网红”等自由职业者的社会保障,加强平台自由职业者社会保障,进一步探索完善自由职业者的社会保障体系。

朱明跃给出三方面的具体建议:支持自由职业者线上缴纳社保,突破地域限制,不局限在户口所在地缴纳社保;推出针对自由职业者的失业保险,在其长期没有收入时可以给予一定基本保障;针对女性自由职业者提供生育保险,让自由职业者群里的母亲也可以感受到国家和社会的关爱。

在实践中,部分省市已开始探索。在参保范围方面,上海市将本市户籍人员的从事灵活就业的外地户籍的配偶纳入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从经办服务看,上海将社保经办服务全面延伸至社区,包括灵活就业人员参保在内的16项个人社保业务。从参保条件看,中山市强调必须是最后在本市参保缴费一定年限的灵活就业人员才可以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包括省内其他地市的灵活就业人员、在广东省内实际缴纳一定年限的外省户籍灵活就业人员、经营场所为中山市的个体工商户。

针对目前灵活就业青年参加社会保障存在的问题,上述专委认为,既要“降低门槛”,也要“拆除围栏”。“我们坚持普遍和全面的原则,要让所有人的权利都得到保障,制度设计、政策制订都要落实这一原则,而且社会保障应该按照均等化原则。”她表示,首先有必要取消户籍限制,通过政策和立法允许灵活就业青年在常住地参保。

“是否可以将灵活就业青年纳入社区,实行社会化管理?比如明确灵活就业青年均可到常住地街道社会保障服务机构办理灵活就业人员备案手续、参保缴费相关服务;又比如,设立专门针对灵活就业人员的缴费窗口,集中提供一站式服务……”她认为,前提是要把灵活就业青年当回事,想着他们。


来源:中国青年网
责任编辑:韩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3016.com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